节能消太

不懈进取,永无止境。

 

作者脑洞崩塌中,故事的走向已不可知,我只是想写个轻松的好声音梗,为何好像下了一盘很大的棋......谢谢大家的红心蓝手(ง •̀_•́)ง

【蛋哈【哈利重症患者


Scream your name

 

03

节目录制结束,埃格西和罗克茜如约赶到了街角那间狭小的酒吧。

他们一进门就看到了哈利。

这很自然,不是因为哈利就坐在靠门显眼的位置,也不是凭借二人对哈利的熟悉,而是在这样一个盈斥着酒气与欲望的酒吧里,一个独自一人,在本该豪饮的桌子上缝衣服的裁缝师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
在他们踏进酒吧的刹那,哈利几乎立刻就朝他们招起手来。

埃格西双手插进裤兜,满脸笑意地小跑到桌边,紧挨着哈利坐下。

“哈利……你在做什么?”

哈利头也没抬,操起一把剪刀把一块深色布料剪成两截。“如你所见,当然是在做裁缝应该做的工作。”

罗克茜在哈利对面坐了下来,脸上是与埃格西相同的疑惑:“这样做合适么……酒保会允许我们坐在这里……缝衣服么?”

“无须担心,我刚刚已经打过招呼了。”哈利继续摆弄着那些衣料,“听着,这次任务十分特殊,梅林才会安排我们做这么多伪装。”

“这次任务到底是……”

“一年前,梅林在kingsman总部收到一封威胁信。”哈利淡淡说着,声音不大,却能在声响混乱的酒吧里清清楚楚地传到埃格西和罗克茜耳中。

“那封信直接发到我们平时伪装成普通企业的公共邮箱里,对方好像一开始就知道我们的身份。信上说,今年的好声音比赛将会被他们用来弄一些新花样。”

“新花样?”埃格西怪里怪气地说了一句,喝了一口酒杯里的水——特工执行任务时是不能随便喝酒的。

“威胁者说为了引起我们的重视,他们已为我们送上一份大礼。”哈利说完,迟迟没有再开口。

“哈利?”桌对面的罗克茜察觉到哈利古怪的表情。“什么大礼?”

哈利终于停住手上裁缝的工作,也拿起桌上的玻璃杯,小口抿着水。他似乎思考了一阵,才道:“没什么,这不是重点。重点是,经过慎重考虑,我们必须伪装成好声音战队参与整个比赛,在比赛现场和比赛过程中找出解决危机的关键。”

“哈利,什么危机?”埃格西觉得今晚的哈利和平时不大一样。解释任务的这种模棱两可按理说是最忌讳的,他隐隐感到哈利在向他们隐瞒什么。

哈利在隐瞒什么?为什么要隐瞒?

埃格西皱起眉,内心不好的预感如阴霾缠绕上来。罗克茜显然也不大满意这种解释任务的方法,但她知道,在这次任务中哈利无疑是领导者,他的做法一定有他的理由。

于是少女点了点头,表示理解。

在距离三人桌子不远处,是酒吧夜晚弹吉他的卖唱艺人。沧桑的男声随昏暗的灯光腾升,配合无数牢骚和抱怨与人下肚。

三人静默一会,埃格西突然笑起来:“话说哈利,我从来不知道你唱歌弹琴这么好听。多亏有这次任务,我才……”

罗克茜接话道:“对对,从这方面来说,任务还挺有趣的……哈利?”

酒吧环绕的音量丝毫未减,男人在唱一首伤感的情歌。少女的心狂跳起来,不是因为情歌暧昧的歌词,而是她通过昏暗灯光看到了老绅士的脸——双眼紧闭,面色惨白,嘴唇已失血色。

“埃格西!哈利他……”罗克茜腾地站起,有些慌乱,她看向埃格西,更是吓了一跳:或红或黄的彩灯打在少年脸上,使年轻人表情看上去扭曲而狰狞。埃格西瞪大双眼,整个脸庞肌肉紧绷,嘴角夸张地咧开大笑,

罗克茜身为一个优秀特工的第一反应在这时派上了用场。她迅速并起五指,手掌竖起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劈向少年颈部,在少年反应之前令他陷入昏迷。

“哈利!”制服了埃格西,罗克茜连忙走出座位绕到哈利处。老绅士一直闭着眼睛未睁开过。罗克茜把手搭在他肩膀上,让他靠到身后的椅背上,一直处在桌子下方的腰腹部位得以暴露在光亮中。

这下,连优秀特工罗克茜也混乱了:哈利的腹部处插着一把小刀。哈利的手握着锋利的刀身,阻止着刀尖进一步刺入,五指被割得鲜血淋漓。而这把刀的刀柄,则被已经昏迷的埃格西紧紧握在手中。


  11
评论
热度(11)

© 节能消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