节能消太

不懈进取,永无止境。

 

【寂寞产物】

【蛋蛋平凡又日常的夜晚】

【哈蛋蛋哈无差/小短篇】


平凡之夜

 

啤酒入喉的感觉是如此熟悉,而这个夜晚同以往无数个泡在酒吧的夜晚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

埃格西穿着那条嘻哈风的黄黑色外套,头上扣一顶白色球帽,端着酒杯将酒液咕咚咽下。酒吧的常客有不少都认识埃格西,长辈在看到晚辈有浪荡的言行时多有不满——比如像埃格西一样喝酒到天明——总忍不住唠叨开来。

 

埃格西微眯起双眼,把头往后方大力仰去,喉结上下滚动,酒则奔腾不息。

是的,一切都没有变,一样的人与一样的抱怨。

 

一杯饮尽,埃格西把被子放在桌上,轻轻打了个满意的酒嗝。

他扶着桌子摇摇晃晃地起身。酒精作用下,酒吧昏黄的灯光都迷糊成了一团,晃得埃格西睁不开眼。耳边唠叨声不断,谈及当代年轻人之种种恶行,发出恨铁不成钢一代不如一代的悲叹。

埃格西摇晃着走到店门口,扑面的寒风激得他打了个冷战。耳里听进那些人茶余饭后不假思索便妄自推断之语,内心烦躁。

 

你们这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家伙,懂得什么呢。

 

这种想法仿佛一直存在,只是近来不知被什么原因掩盖了。是什么原因来着,埃格西想不起来。于是他只好克制着自己回头冲那些人挥拳的冲动,强迈开腿跌跌撞撞往前走。

 

他走过伦敦许多个街区。伦敦永远湿漉漉的地板反射着月光,投射到埃格西脸上。他的脸一片惨白,丝毫没有年轻人该有的活力与颜色,加上此时埃格西内心不快,更使其整个人散发出压抑的气息。

埃格西沿着街道往下走,在又一次抬腿时撞翻了几个箱状物。他似乎压根没注意这事,正欲离开时便被愤怒的女声唤住。

“你这人什么态度啊,撞翻别人东西还不道歉?”箱状物的女主人颇为不满。

埃格西的神经被酒精拉的刺痛,混混状态的他本不可能为这种事道歉。

 

但这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。

 

埃格西脑海忽然响起一句话,宛如一粒石子激起层层涟漪,无数回忆乘着列车呼啸而过。

他慢慢地,僵着脖子点了点头,然后半闭着眼向女人道歉。

 

月色清凉如水。伦敦深夜,街上少有人烟。埃格西双手插在裤兜里,走得歪歪扭扭。没人纠正他的步态,没人指责他的不雅,同无数个已经逝去的夜晚并没有什么不同。他自由,懒散,颓废堕落。

 

直到他走近那栋小白楼,麻木的内心才不知为何开始狂跳。

你想让他看见你这个样子?埃格西摇摇头。于是他在夜风中跳上跳下,想迅速散尽身上酒味,并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装,活像个在无人街头表演的小丑。

 

他终于停了下来,推门进去。

两双男士皮鞋静静放在门口,客厅灯光大亮,为夜晚提供温暖。

 

男人深陷在沙发里看书。他面容祥和,戴着黑框眼镜,头发刚刚洗过,乖乖服帖在额上。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他脸上浮现一丝笑容,夹着书起身走到门口。

 

男人穿着那条酒红色睡袍,深沉地看着埃格西。

 

“哈利,我……”埃格西急切地开口,想解释什么,慌乱地伸出手想抓住男人的手臂。

 

他的手指直直穿过空气,什么都没有抓到。

 

埃格西一愣,猛烈把头甩了甩,睁眼再看向屋内:客厅一片漆黑,空气寒冷,和他几个小时前离开时一模一样。埃格西意识到自己只是一直站在门口,连门都没关,月光伴着寒风从身后泼洒进来,照亮地上一双孤独的牛津鞋。

 

什么都没有变吗?不,一切早都变了,根本不可能回头了。

 

埃格西回手把门关上,有些疲倦地换鞋更衣与开灯,走到厨房为自己调了一杯马提尼。而后他从书架上选了一本书,将自己埋进宽大的沙发里。

已经很晚了。明天假期就结束了,他又要回到那种奔忙的特工生活。在世界苏醒的前几个小时,如果是他,他会怎么度过呢。

 

对对对,就是这样,哈利一定会像这样喝酒看书,享受宁静独处。而自己则肯定躺在床上大睡。思及此,埃格西也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了。

 

一切真的都不一样了吗?

一样的屋子摆设,一样的书与睡袍,一样的马提尼与皮鞋。埃格西迷迷糊糊地明白,为什么自己在酒吧听见那群老头讨论所谓英国的未来时会如此烦躁。他曾习惯了那样的眼神与鄙夷,直到哈利闯进他糟透了的人生,仿佛一把利剑插进心脏,永生难忘。

 

男人告诉他,绅士并非天生,to be a kingsman,a gentleman,a better man.

男人教会他礼仪,教会他与这个世界温柔相抱的方式,教会他穿着正装不羁地战斗。

每日太阳都会照常升起。努力去改变可以改变的,坦荡接受不能改变的,并有智慧去区分二者,这不正是哈利的教诲么。

 

埃格西喝掉最后一口马提尼,扔下只有哈利才看得下去的枯燥历史书,上楼走回卧室,直接平躺在床上。

哈利,我今天差点又变回原来那个自己了,撞翻别人东西,有打人的暴力倾向。但幸好有你的教导,事情才没有变得更糟。

哈利,你走后世界挺太平的,大家活的都挺好。我也一直坚持在绅士的道路上。

 

其实,一切都没有变,不是么?埃格西的眼皮子重的掀不开。他翻了个身,蜷缩起身体。

同过去无数个夜晚没有什么不同。


  3
评论
热度(3)

© 节能消太 | Powered by LOFTER